第六百八十八章 留图

作品:《武侠世界侠客行

人气小说: 六指诡医 重生之魔教教主 天府司命 武侠世界侠客行 仙噬 寒夜刺客 太上魂道 恐怖复苏

    华夏的封建王朝时期,过的最惨的便是小户人家的媳妇和大户人家的姬妾。

    在小户人家中,儿媳妇就是受气包,谁都能欺负,可以被婆婆肆意打骂,而不敢反抗,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民国,甚至到了六七十年代也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在那种时代里,儿媳妇吃饭根本就不能上桌,只能在厨房里吃,甚至连自己的碗筷都没有,想要吃饭,只能自己想办法,饿死人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婆婆根本就不把儿媳妇当人看,动辄打骂。似乎她们熬成婆婆之后,以往受到的冤屈便要加倍的在自家儿媳身上宣泄出来。

    有不少儿媳妇都被逼的上吊跳河而死。

    李侠客到现在都搞不明白,这些当婆婆的把儿媳妇弄死,对她们有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可是一代又一代的女人变成了婆婆,一代又一代的婆婆想方设法要弄死自己的儿媳妇,这简直是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这一次发生了这么一起女尸杀人案,老蔡头的老婆,也就是这个女尸的婆婆,一直都没有出面,据说是听到消息担惊受怕不敢露面了,但是她虽然没有出面,李侠客也能想象的到她对这个儿媳的苛刻程度,不然这女尸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怨气,死后化为僵尸。

    此时见县令向自己询问如何处理女尸,李侠客叹道:“虽然这女尸也有令人同情之处,但死后害人却不能饶,对付这僵尸,最好的方法便是火烧。这位大人,可以在外面架起木材,将这女尸烧成灰烬,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县令问道:“去哪里烧?”

    李侠客道:“自然要在镇子外面烧,不过要多喊一点百姓,告诉他们日后不可对儿媳太过苛责,否则儿媳身死就有可能化为僵尸,出来杀人。到时候悔之晚矣!”

    这县令道:“对对对,正该如此!还要告诉世人,非但不要欺负儿媳妇,便是自家的妾侍,大夫人也不能随意羞辱,万一这些人死了,怨气不散,也有可能凝于心中,化为僵尸索命!”

    这县令最近刚收了一个小妾,哪知道妇醋劲儿大的惊人,嫉妒心发作之下,将那小妾动辄打骂,小妾每日里向他哭诉,搞的这县令家宅不宁,头痛欲裂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李侠客的提议,登时明了其中意思,道:“本官这便组织人手,把这女尸烧掉,同时编撰书文,警戒后人,勿要再欺负家中女人,以免生出大祸来!”

    于是吩咐兵丁在镇上堆起来干柴,燃起熊熊烈火,又喊来百姓围观,大加宣扬此事。

    李侠客叹了口气,看了被铁链捆绑的女尸一眼:“若是把烧了,能挽救一大批受苦的儿媳妇,这也算是功德无量了!”

    当下将这不断挣扎的女尸拎到火堆旁,在人群中走了一圈,在众人惊呼声中,将其扔到了火堆之内。

    一时半晌,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此时这女尸的丈夫方才购置棺木回来,听到自家媳妇变成了活尸杀人,禁不住大惊失色,呆立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围观百姓对这父子不断指指点点,面露不屑之色,都觉的这一家人心肠太硬,将自家媳妇生生逼死,当真是铁石心肠。日后谁家闺女若是嫁到他家,那一辈子算是毁了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这老蔡家的儿子想要找媳妇可就难了,最后从几百里外才买了一个女子做老婆,却还是不能生育,后来积德行善,临近五十时,方才得了一子。

    儿媳妇被虐待自杀,死后化为僵尸杀人,这件事在当地引发了巨大的轰动,又加上县令卖力宣传,搞的整个县城的人都心中惶惶,对自己的儿媳妇再也不敢过分虐待,生恐再出现蔡家的事情。

    且说这女尸被焚烧之后,江顺风哀求县令道:“小人四人出门,如今只有我一人归家,我这如何向人家交代?还请大人为小人写一文书,说明此事,再带差官随小人证明此事,否则我难以做人。”

    县令自是允可,令他收了老蔡头赔偿的银两,打发两个衙役随他一起返回家乡,为他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江顺风对县令与李侠客千恩万谢之后,方才起程返回家乡。

    李侠客见事情已了,不愿多待,起身要走,被道人拦住,祈求道:“上仙,小道这次得见仙缘,还请看在都是修行一脉,给小道留下点念想,也好让我供奉殿前,早晚一炉香,祭拜上仙。”

    李侠客听他说的有趣,哈哈笑道:“也罢,取纸笔来!”

    道人大喜,急取笔墨纸砚,为李侠客研墨。

    李侠客乃在宣纸上做了一副画,画的是一丛竹林,竹叶森然如剑,剑气逼人心魄。

    这幅竹丛画好之后,李侠客略一沉吟,取出打魔金砖,沾了墨水,在画上印了一印,笑道:“有这一副竹子,可保道观五百年太平,将此画悬挂在道观之内,魑魅魍魉,绝不敢近。”

    道人感激涕零,接过图画之后,再三拜谢,这才返回道观。

    自从这幅图画在道观悬挂之后,道观之内,每日里剑气冲霄,惹了不少奇人异士前来观瞧,见到竹叶上的剑气,俱都惊心,有不少人从这图画中领悟了绝世剑法,成为一代剑术高手。

    这道观本来就大猫小猫两三个道士,就因为李侠客这幅剑图,引的不少高手前来,观阅剑图之后,便即给道观留下不少钱财以做谢意。

    时间一长,道观富裕起来,便多收了几个弟子,而这些弟子中,不乏聪慧之徒,有人在观看剑图时,领略出不少剑法与武学心法,由此成为道观内第一个武道高手。

    这剑图曾有不少人图谋,却是都无法带走,只要带着剑图离开道观,那剑图上蕴含的无匹剑气,立时便发作起来,将人斩杀当场。

    因此“墨竹剑图不可出道观”,已经成了大家的共识,因此来道观之内,只能付出代价观看,而不敢有抢夺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剑图一直到了五百年左右,上面墨迹便渐渐消失,最后灵性尽失,只成了普通画图,但那时已经是太平时节,这图画不知经历了多少传说故事,早就成了华夏国宝,被作为特级国宝,放进了国家宝库之内。

    再说李侠客为这道观留图之后,在女尸异变的客栈中出门而去,顺着客栈地脉内的一缕阴气向前走去,渐渐的走到了一处荒山之中之前,那荒山高有百丈,状若坟头,头上有一座小庙。

    小庙年久失修,里面残破不堪,房倒屋塌,蛛网遍地,而老蔡家客栈地底的一缕阴气就是从这山下发出,一直从地下绵延几百里地,到了这里,愈发的壮大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