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五章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

作品:《重来1976

人气小说: 重生修炼时代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战神狂妃:邪帝,宠上天 某科学的流体掌控 农女很闲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田园纨绔妻 记得当时年纪小之变调的未来

    胡豹嬉皮笑脸:“别啊!我也是正在改造的人民群众,不能把我当礼物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还人民群众?你就是个杀人犯,犯罪分子!如果不是你家里有人,你还会站在这里说话?”

    “可我杀得是坏人啊,为民除害啊。”

    “为民除害,把你换过去就是为民除害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崔春增对匪徒还是措辞强硬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们把胡豹给你们送过去,你们跑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跑不跑的了不用你们管,记住!你们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,现在已经过去五分钟了,还剩下二十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是高富通的兄弟,你们为高富通鸣不平。你们很讲哥们儿义气,我很佩服你们。我答应你们,替你们向上级反映情况。一定让杀人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胡豹在旁边一听急了:“你,你怎么替犯罪分子说话?”

    于队拍了他一巴掌:“不要干涉我们办案。”

    崔春增举着喇叭又喊了几次。

    对面继续提醒:“还剩十分钟了!”

    秦咏梅接过崔春增手里的喇叭:“我们再好好谈谈,我到你们那里去!”

    崔春增和于队都愣了下。

    对面沉默片刻,然后冷笑:“我知道你,刚才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说明我们有缘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还挺有胆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一样吗?你们是为了自己的弟兄,我们是为了我们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来试试?不过,我可保证不了你的安哦。”

    放下喇叭,崔春增和于队都不赞成秦咏梅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过去不让他们手里又多了张王牌吗?”

    “多我一个不多,少我一个不少。他们应该会明白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可他们自知罪孽深重,搞不好会狗急跳墙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可能,但我们眼下也没别的办法啊。总得试一试吧。”

    崔春增还犹豫着,对面又喊了:“只剩下五分钟了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就让我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秦咏梅解下手枪递给崔春增。

    于队还诧异:“咏梅同志,你这不束手就擒吗?”

    崔春增叹口气:“不带枪反而安点。好吧,咏梅同志你一定要小心啊。”

    秦咏梅点点头,整理下衣服,向对面楼洞里走去了。

    刚走进楼洞里,一支乌黑的枪口就对准了她。

    秦咏梅连忙高举双手。

    猴帽儿押着人质举着枪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还真来了!走!”

    猴帽儿用枪示意秦咏梅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走到屋里,猴帽儿“咚”地一声关上门,然后一把扯下了猴帽儿。

    那个冒充人质的匪徒也走过来,以真面目示人。

    秦咏梅扫一眼屋子一角的人质们。

    跟上一次看到的不同。

    这一次六个人质一个不少,加上两名匪徒正好是八个人。

    看来上一次他们故意藏起来一个人质。

    既然人质没有受到伤害,两个匪徒应该就不会铤而走险了。

    猴帽儿冲冒充人质的匪徒点点头,然后冲秦咏梅笑笑:“不好意思了啊。”

    秦咏梅再次高举双手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冒充人质的匪徒用手背儿在秦咏梅腋下、腰腹搜索了一遍。

    又弯腰要去搜索秦咏梅大腿时,猴帽儿摆摆手:“行了。”

    秦咏梅放下双手,拖过旁边的椅子坐下了。

    猴帽儿打量秦咏梅几眼:“大姐看着面生,是从省局过来的吧?”

    秦咏梅笑了:“县里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像听说过,沙洲县有个女刑警队长,看来就是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没有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送东西那会儿,差点被你蒙住了。”

    冒充人质的匪徒得意地说:“她那会儿小腿上藏了把枪。不过幸好没动手。”

    秦咏梅点头:“所以说,事情还没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时,就尽量不要冒险。”

    猴帽儿笑了:“你是来劝我们投降的?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冒充人质的匪徒也跟着一起大笑。

    秦咏梅也笑了。

    但笑了会儿,立刻正色道:“没错。除了投降你们还有别的路可走吗?”

    猴帽儿冷笑:“大姐,您的想象力有点差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给你分析一下吧。你们本来想杀死胡豹,结果失败了。现在又想用人质换回胡豹。可就算我们把胡豹给你们,你们能逃得掉吗?”

    “逃不掉我们就把人质都杀了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不就彻底失败了吗?为了胡豹这种渣滓,你们搭上三条人命,值得吗?”

    冒充人质的匪徒咬牙切齿:“胡豹这个王八蛋,不干掉他对不起我们大哥。”

    秦咏梅说:“胡豹已经被我们关起来了,正在受到法律的严惩,你们何必再耿耿于怀。”

    “法律?”猴帽儿冷笑,“杀人偿命欠债还钱。胡豹这种垃圾,靠家里有钱有势,竟然被判了无期,还他妈法律?”

    “我们崔局长不都亲口答应你们了吗?会向上级反映情况的。在这里我也承诺,我会向省局反映胡豹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反映?我们早反映了,都跑到京都上访了,有个屁用?”

    秦咏梅:“法律的事不能拍脑门子,上级领导做决定也需要有个过程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们哥俩也不跟你废话了。我就问你,我们要投降了,你能保证我们安吗?”

    “看你怎么理解安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不抓我们了,死罪活罪都免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保证不了。你们盗窃、绑架人质、打伤公安干警,这本身已经严重触犯法律了。不过,好在人质还没受到严重伤害。看在你们投案自首的份儿上,应该不会重判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也就是说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可以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只能按照我们自己的方式来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请您转告你们领导。一个小时内给我们准备一辆面包车,等我们到了安的地方自会放下人质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别急着下结论。你刚才自己也说了我们两个死罪可免、活罪难逃。对我们这种人来说,是死是活吊朝上。失去自由就是死人一个。所以,别以为我们不敢下手。逼急了,就鱼死网破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