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雾,变浓了一更

作品:《穿越之兽世种田记

人气小说: 兽黑狂妃:皇叔逆天宠 重生王爷:溺宠贪财小王妃 风起罗马 凰权娇宠:夫君是个公老虎! 师父如花隔云端 明末汉魂 超品修仙小农民 控虫大师

    “玲珑,你别卖关子,跟我们说清楚这血咒会怎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呀!玲珑别把话说一半留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玲珑,为什么阿沙那中血咒却要杀雷鹰族的兽人?”

    顿时,各种议论声不绝于耳,全都围聚在幻蝶玲珑身旁询问血咒之事。阿沙那端着脸,眼睛却闪烁着好奇和兴致,听完幻蝶玲珑的猜测他忐忑的心逐渐安定了下来。与螣尧交换视线,表示几下此事。尽量不要让血咒影响自身,作为一名合格的兽族勇者,最忌讳丧失理智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这时,螣尧轻咳两声打断众人的吵闹。

    叶暖抿嘴,轻笑道:“你们…莫不是忘了,该启程出发赶路了?”

    血咒,幻蝶玲珑既说阿沙那遇上雷鹰族自会见分晓,此刻多半不会再说。当然,也可能玲珑本身也不清楚血咒发作是个怎样的状况。於是,螣尧同叶暖一唱一和制止众人的追问。

    这厢。

    幻蝶玲珑抬手,悄悄擦拭着额头上冒出的热汗。这番热情委实叫人难以承受,得亏螣尧出手快,叶暖说话够及时,再让他们追问下去,幻蝶玲珑觉得自己会短命十年。血咒这玩意本就是秘法,寻常人谁想不开会施展?幻蝶玲珑听闻过,却并未亲眼目睹。是而,她也给不出确切的答案。

    但,迎上众人热情的脸。

    这话,幻蝶玲珑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嘴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们下次再聊血咒。先赶路,趁着早上雾瘴能见度还算可以,赶去峡谷尽头。”幻蝶玲珑快速道。不容雅格几人再问,快速将堆放在旁边,已经打包整理好的筐筐盆盆收进空间器物。然后,佯装十分忙碌的样子,直接无视掉那几人脸上充满好奇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喂!玲珑这是故意不搭理我们?”雅格抬手,用手肘捅了下阿沙那,轻问道。

    阿沙那嘴角轻抿,点点头,道:“雅格,别再追问血咒一事。玲珑既然说遇上雷鹰族便会知晓,何必急于一时。如果真像玲珑所说金焰血鹰族与雷鹰族结仇万年前,万年时间都过去了,我又何必急这一时半刻?”其实,当幻蝶玲珑说出血咒二字的时候,阿沙那隐约有种了然,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你?”雅格迟疑打量着阿沙那,确认阿沙那没有勉强,便改口,“行,那我们不问。你身体若是不对劲,别瞒着,直接跟我们明说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可不是约翰那个闷货。”阿沙那打趣道。

    这边,阿沙那刚提起约翰。

    旁边收拾东西的叶暖忍不住插了句,好奇道:“阿沙那,约翰怎么呢?”

    犹记得约翰钟情于白,可惜白不领情。性情骄纵刁蛮的白,最终死在自己手里,也算是死得其所。可惜了约翰这老实的憨人,查猫虽结亲生子,对约翰却极为关系。叶暖在暖城的时候,时常听到族人打趣查猫给约翰找女人,当然这些都是善意的调侃。后来,好像听说巨蜥族纸油对约翰挺感兴趣的……

    “查猫给他找了巨蜥族的纸油,纸油没拒绝,两人私下处着。过些时日,该准备找师婆婆准备结亲之事了。”阿沙那愤愤道。他追求手灵可辛苦了,约翰那个闷骚货多幸福?一直都是纸油迁就他,就那么个呆货都准备结亲了,他这边还有种遥遥无期的感觉。

    阿沙那就盼着延堤给力点,能给他助攻一二,让枭尤松松口。

    这一来,他也能早日抱得美人归。

    “他俩真成了!”叶暖惊呼道。约翰和纸油的事,她多少听过一耳,这时从阿沙那嘴里听到进展,免不了喜笑颜开。这代表着,要不了多久部落又会有新的小崽崽诞生,好事,天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雅格跟着点头,说道:“没错,约翰那小子扮猪吃老虎,鸡贼!”

    “嗯!”河鄂嗯了一声,那神情满是懊恼。显然,约翰和纸油的事他们都知情,并且对约翰的好运气都表示了一定程度的羡慕嫉妒。当然,除此外都是浓浓地祝福。

    “那,阿沙那你可得加油。争取这次回九原,早点把手灵娶进家门。”叶暖半是催促半是支持,劝慰阿沙那努力,这小子在九原可积极了。饶是如此,还是没能把手灵娶回家。为此,暖城不少人都在打赌,猜测阿沙那何时才能得偿所愿?将佳人抱进家门。

    边说边闹,众人将东西收拾整齐。

    红叶莲撤去山洞的结界,一行人悄然融入到了峡谷之中。

    “顺着溪流而上,便是峡谷尽头。这溪流不像是天然形成的,更像人为挖掘特意留下的。”阿沙那指着不远处的溪流,这溪流下流还算正常,越靠近峡谷尽头人工痕迹很明显。溪流两边的土地,草木还没有扎根生长,露出底层的湿土,翻动的痕迹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“雾,变浓了。”叶暖伸出双手,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重。

    螣尧蹙眉,问:“阿沙那,你说的幻境在何处位置?”

    “我在前面那块石壁上捡到爱丽丝,以五米外那棵古树作为起始点,一直延伸到峡谷之外的范围,应该都是幻境。不过,这幻境跟我的幻肢有些相似。”阿沙那冷静道。

    “与你幻肢相似,那这雾瘴怕是十之八九来自人为。”螣尧道。

    幻蝶玲珑不清楚阿沙那的天赋能力,并没开口。红叶莲感受着周围逐渐浓郁的雾瘴,迟疑道:“这雾我觉得有些熟悉,像是见过。谨行,你可有什么不同看法?”

    红叶谨行并不受雾瘴影响,连解毒丸都不用吞服。吸盘甚至还能吞噬周围缭绕的雾瘴,不过他嫌麻烦,没有放开吸盘吞噬。毕竟,一旦放开吞噬,很快就会引起暗处敌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能猜错了,这雾瘴与兽族无关,多半是某种灵植或植物。”红叶谨行慢悠悠开了口,他感受到一股若有似无的亲近气息。这种亲近,他只在植物身上感受过。若是动物,早被红叶谨行的气息吓走了,尽管红叶谨行将这股气息控制的很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