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九十六章蝎灵,是药息

作品:《穿越之兽世种田记

人气小说: 兽黑狂妃:皇叔逆天宠 重生王爷:溺宠贪财小王妃 风起罗马 凰权娇宠:夫君是个公老虎! 师父如花隔云端 明末汉魂 超品修仙小农民 控虫大师

    “这一说,还真像……”

    叶暖垂首,脑海忆起蛇神岛百花谷中见过的情景。

    蛇神岛,幻蝶族居住的百花谷中,有一处禁地。此禁地为寒潭,寒潭中生长着几株碧玉青莲,听幻玲珑说这处寒潭在幻蝶族来到蛇神岛时便存在了。因寒潭中碧玉青莲之故,幻蝶族在百花谷扎根,种满了鲜花,将寒潭附近变成了百花谷。

    幻蝶族栽种百花,除幻蝶族本身喜爱鲜花,用以酿制各种花蜜以外。更重要是想借助百花气味掩盖碧玉青莲散发的冷幽莲香,隐藏寒潭中的碧玉青莲。

    “蝎灵,你确定风中传递的是药味?”叶暖抬头,凝视着蝎灵。若真是圣药,他们不能不管。圣药,连螣墨都看重的东西,容不得马虎。寒潭中的碧玉青莲,是蛇神岛唯一够得上圣药级别的药材。圣药,沾染了一个圣字,已然超凡脱俗,无论是哪种圣药都拥有极其特殊的药效。

    诸如:碧玉青莲。

    便拥有夺天地造化之能,让难以化形的灵兽拥有人形。

    这能力,堪称逆天。

    “我分析过,这怪味应该是药息。每种药都有专属的气息,十首侑说大陆外面有专门负责采药的采药人,那些高明的采药人能凭借药息,辨别各种不同药材。除此外,还能分辨有毒无毒,很厉害。”蝎灵沉思,接道:“水雾掩盖了这株药的气味,让疾狼部落百余年没察觉到异状,这次我之所以闻到怪味,可能跟这个有关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蝎灵从腰间解下一个药囊,指着药囊里面的粉末。

    “刚才砌灶时,药囊松开散落了少许雾果粉末。我们点燃柴火后,粉末燃烧溢入了风中。否则,疾狼部落的巫也该闻到怪味。”

    蝎灵一路行走,左思右想都想不到缘由。

    若说是火堆的缘故,疾狼部落在望月岭生活百余年,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早该发现水雾中的异状才对。回来时,她突然碰到腰间上的药囊,一个可疑的猜测涌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巫云说过,药物相忌,不同药混在一起会产生独特的反应。

    这情况,跟一些食物相克是相同的道理。当初,雪千鴖身中蛙蛊之毒以及数十种剧毒,蝎灵用雾果配制的清乌丹,巧妙化解了数种剧毒,且没打破雪千鴖身体的平衡,这便是药物相忌的一种。

    初入望月岭,蝎灵没往这方面思考。

    这一说,她愈发觉得望月岭有古怪。

    “口说无凭,你再试试——”螣尧最直接,让出位置,给蝎灵腾出空间。

    蝎灵点头,从火堆中抽出燃烧正旺的柴火,而后将药囊倾斜倒出少许雾果粉末。因雾果粉末有一定的毒性,蝎灵洒落粉末前掩住嘴鼻,动作快而猛。

    银色粉末落在火焰上,瞬间发出滋滋声响。

    很快地。

    一股别样的气味溢开,紧跟着风中荡漾开另一种是而非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次味偏重,螣尧等人都闻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味道辛辣中带着甘甜,又呛又怪!”雅格呸呸几声,忙推开。

    螣尧微侧身,站到上风口。很显然,这味道他闻着同样不舒服,很挑战味蕾的气味,难怪蝎灵会说怪味,这确实是怪味。

    “圣药?”叶暖蹙眉,道:“疾狼部落生活在望月岭百余年,都没察觉到这处的异状。谁能在疾狼部落眼皮子底下搞事?勘塔斯兽族中,没听说哪一族有特别厉害的巫或是祭司,你们说这些人会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猜…多半是勘塔斯森林某个古老部落,疾狼部落来望月岭不过百年。但是,别忘了勘塔斯森林有些部落在这里繁衍生息数千年,保不准知道些什么?”阿沙那平静地分析着,勘塔斯森林危险万分,同时这里也栖息着不少兽族部落。这其中就包括泰坦巨猿族、石化猛犸族这样实力强悍且血统高贵的兽族部落,当然也有像潼湖狐族和幽冥猫族这样以美貌出名的弱小兽族。据不完全统计,勘塔斯森林中各处居住着五六十个部落,大大小小分布在勘塔斯森林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泰坦巨猿族这些属于不出世的兽族部落,当初论及勘塔斯三大部落时,并没将这些部落计算在里面。人是健忘的生物,勘塔斯森林交易会取消数十年,很快曾经活跃的兽族部落逐渐沉寂,被新生代取缔。

    如非九原这次动静闹得大,泰坦巨猿族这些古老部落不一定会出世。

    一出世,就注定会跟外界接触,谁知道是福是祸?

    “牵扯到古老部落,事情多半不简单。”螣尧扶额,神情透着肃杀之色。顺畅的旅程,突然生出变故,这怎能不让螣尧懊恼?他还想带叶暖一路吃吃喝喝,哪知道刚踏出九原大门,就遇上事儿呢?

    “别想了,今晚先休息,有事明天再商量。敌暗我明,我们行踪得谨慎些。”叶暖沉声道。这敌暗我明并没说错,那波人先于他们进入望月岭,若留下什么侦测手段的话,他们行踪多半已经曝露。接下来,谁都不知道会有怎样的事等待着他们?当然,这也有可能是叶暖的臆测。

    螣尧点头,道:“先休息,蝎灵河鄂布置下陷阱,雅格负责守夜。”阿沙那更擅长追踪,是先锋的好苗子。他和叶暖必要时得作战,安排雅格守夜比较合理。当然,这个守夜是指上半夜,下半夜他会值夜。

    各司其职。

    很快,河鄂蝎灵在周围走了一圈回来。

    螣尧搂着叶暖闭目养神,旁边雅格坐在火堆旁守夜。

    河鄂跟雅格打了声招呼径直走进棚子里面,开始休息。

    夜渐深,水雾缭绕。

    月色下,望月岭多了几分妖娆和静寂。

    除却火堆中发出的滋滋声响,只余下夜风拂过树枝的簌簌声息。雅格没敢大意,疾狼部落能见度太低,他必须提高警惕,提防随时可能出现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雅格,你去休息——”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久,螣尧起身走近雅格,轻拍着雅格的肩膀让他进棚子眯一会。这外边,到底不是九原,多休息会养足精神更安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