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枫子的疯

作品:《鬼仆神医

人气小说: 黑钢之翼 夜鸦主宰 草根荣耀 冰火法神 我是夸雷斯马 鬼也玩网游 修改超凡 带刀禁卫

    “哇哇哇,不要打我脸!”叶洛被人群包围,哇哇大喊着,“说了不让你打我脸!”

    叶洛一巴掌甩在对方的脸上……

    哥,我特么双手都被你抓住了,我拿啥打你脸啊!带着心中的疑惑,以及心中对叶洛十分无耻的愤怒,这人挨了一巴掌后就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东方日可不知道人群中发生了什么,他看不见,还以为叶洛被揍了一顿,一想到刚刚还十分嚣张的叶洛正在人群中被殴打,这脸都破了相,这让东方日是大笑不已:“对,就这样,给我狠狠地打!”

    东方日一把抱过自己的女人,就在她的脸上打了个波:“爽!”

    这让他刚刚的愤怒彻底消了下来,或许正如叶洛说的一样,一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突然被打,就是自己面子挂不住。现在可好了,听到叶洛哇哇大叫的声音,这让东方日十分的欢喜。

    可事实呢?

    叶洛非但没有被人碰到一下,还时不时就在对方的脸上狠狠打一巴掌!

    他动作太快了,要知道,他一只手里还拿着打包好的一袋子烤串!

    这时,东方日又向林子枫看去,见林子枫杵着发呆,冷冷一笑,轻蔑的说道:“林子枫,你还真是个怂货,你的朋友可是在里面挨打啊,你就不帮助么?”

    叶洛挨打?

    林子枫是一千个不相信,但是听到东方日的怂货这两个字,他真的很想冲过去赏东方日一巴掌。

    东方日见林子枫不还口,哈哈大笑道:“林子枫,你看这一幕像不像当日?你不就像今天一般,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女朋友从教学楼跳下,而你却无能为力吗?今日,你就亲眼看着这小子被打死吧!”

    叶洛被打死?

    除非江河湖海向天流。

    但听到东方日那奚落的话语,林子枫心里的疼痛更深了一分,他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了起来,他有一些不平静了。思绪回到多年前的大学生活,也是他今生最悲痛的一次记忆。

    他有多么想忘记这段往事?

    可每次重回旧事,在脑海中的印象就更深刻一分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,自己的第一个,也是最深爱的女友带着屈辱从教学楼跳下。自那以后,他就对爱这个字变得模糊了……

    东方日的话语将林子枫的思绪带回了过去,林子枫心中的悲痛让他的恨意与怒火越来越旺,一经点燃,他一定是一枚爆炸的核弹。

    “唉,林大少爷,说起来,你女朋友的滋味还真是不错呢,你说,她怎么就如此想不开跳楼了呢?老子模样家世哪里比你差?那女人怎么就不愿意跟着少爷我呢?你说啊林子枫,这是为什么呢……”东方

    日哈哈大笑着。

    “东方少爷,你说的女人是谁呀?”被林子枫搂抱的女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被我搞死的贱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轰!”突然,林子枫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炸开了,他听不见周围人在说什么,只有一阵阵嗡嗡声。

    他不由捏紧了拳头,整个手臂上青筋浮现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,在控制着身体向东方日一步步走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?”叶洛得知两人之间发生的事儿,眉头也是一挑,下意识的向林子枫看去,见他走向东方日,不由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家伙,总算是站出来了么?

    叶洛微微一笑,扇别人巴掌变的更有劲了。

    “林子枫,你想做什么?霸虎,给我拦住他!”东方日见林子枫一步步走来,却感觉到是有一阵冷风向自己吹来,不由向后倒退了两步!

    他感觉到了杀气!

    愤怒在驱使林子枫的身体!

    “林家大少爷,林子枫?”霸虎看着林子枫,这下可就手足失措了,毕竟林家可不比东方家的家世低啊!

    但想到自己毕竟是东方家的人,霸虎大吼一声向林子枫冲了过去,张牙舞爪,倒还真的像是只老虎一般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“我不动你,并不代表……”林子枫一步步向前走,一把抓住霸虎挥来的一拳,用力一拧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霸虎那比林子枫都还要粗一倍的手腕直接爆炸开来,“我怕你。”

    接着,林子枫另只手握拳快速的向霸虎胸口砸了过去,又是“咔”的一声,这是胸骨碎裂的声音,他的每一拳都是那么的沉重,但这也不过是作为一个黄阶中期修真者该有的基本战力而已。

    霸虎捂着肚子就瘫痪般趴在了地上,抽搐起来,这一刻,他哪里是什么东方家,东方会的一条猛虎,不过是东方家的一只狗罢了。

    林子枫继续向东方日走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过来!”东方日吓得后退,这林子枫是吃错药了?怎么突然敢对自己动手了?

    “我不动你,只是想让你的贱命活在世上,免得让你下地狱后,再纠缠我的怡儿……”林子枫已经来到东方日的面前,直直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林少爷!林少爷,当年是我不对,我不该动陈怡,你放过我!你不是要女人吗,我把这女人送给你,老子还没搞她,绝对干净!”说着,东方日一把将怀里的女人推给林子枫。

    那女人倒也随意,反正跟着哪一个不是有钱花?就扑在林子枫的怀里:“林少爷,你就收了奴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欧……”聂小倩在一旁看的是直作呕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林子枫吼

    道。

    “林少爷,你消消气嘛!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滚你听不懂是不是?”林子枫抓着女人的头发就把她扔了出去,他的眼里只有东方日。

    “林子枫,你别过来!别过来!”此刻,东方日倒退到了一面墙前,再无退路。

    但腿是长在林子枫身上的,他走到东方日的身边,直接一把抓住他的脑袋就往墙上砸,一下一下,不知道多少下,他才停下手来。

    东方日向后脑勺一摸,看了一下手心,一把的鲜血,吓得他顿时就哭了起来!

    他从小到大就没被人欺负过,今天先是被叶洛踢,这林子枫又打的他流血,让他是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“林子枫,你敢动我,我爸不会饶过你!”东方日大吼道!

    “本少爷不杀你,只揍你,你老子还能动我不成?”林子枫一把抬起东方日的胳膊,用力一掰,就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东方日,当年不动你,是看在你家老爷子份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老爷子两年前死去,你就只是一个屁。我刚刚不动你,是怕我兄弟得罪你,但我兄弟都不怕,我林子枫还怕个球?”林子枫一拳头砸下去,却是偏了两寸,直接擦过东方日的耳朵落在墙面上,这墙壁之上顿时凹陷进一个拳头印。

    他是故意的,这一拳下去,东方日直接小命见阎王爷去了。林子枫不是铜头铁臂,也是个血肉之躯,拳头之上冒出鲜血。

    痛吗?

    能不痛?

    但这血肉上的痛,与心里的痛相比起来算的了什么?

    东方日整个人瘫痪的坐在了地上,显然是吓傻了,他发誓,以后再特么对林子枫说一句话,自己就是只猪,不,猪都不如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敢了,被逼到极限的林子枫,真的会化作疯子。

    叶洛走了过来,拍了拍林子枫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打他的,都是他逼我。”林子枫看着叶洛,“我只想维护我人民教师的形象,有这么难?”

    叶洛笑了笑,给林子枫递去一个烤螃蟹,:“老师,干的漂亮,我请你吃串。”

    林子枫接过来咬了一口,冲着东方日含糊不清道:“我饶你一命,不是怕你,是不让你下地狱去纠缠我的女人。这一点你要记住,这叶洛是我朋友,你敢动他,我真让你下地狱也是做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叶洛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他看着东方日,心叹林子枫下手真的有些重,道:“我还给你留了个小弟,快点去医院吧,不然你可真的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东方日听这么一说,也是吓得磕头认错:“是是是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告诉你那个会长老子,让他收拾我吧

    ?”叶洛问道,白如龙也好,唐俊逸也罢,这大少爷不都一个脾性么?

    “不敢!”东方日直接说了这么两个字,开玩笑,他从小就修炼家传功法,可是资质愚钝,十几年过去都还没摸到黄阶的门槛,顶多就是能感受到真气的存在罢了。要不是东方日作为东方冲的亲儿子,东方冲都一巴掌扇死他了。

    今天被林子枫打了一顿,还被叶洛不知道踹了几脚,这种屈辱的事儿他可不敢告诉他老子。

    “谅你也不敢。枫子,我们回去吧。”叶洛淡淡的笑了笑,手中拿着一个玉镯,准备去找老板付账送给苏知秋。

    东方日看着两人的背影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今日之仇,不共戴天!

    他没脸给自己那身为东方会会长的老子说,却可以找会中那些能打的大哥收拾他们啊……

    叶洛坐在车上,爱不释手的摸着手里的玉镯,哈哈笑道:“这老板还真是个大方人啊,这玉镯十万就买到手了。”

    林子枫撇了撇嘴,是他掏的钱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欣喜,笑道:“要不是你插了一脚,这玉镯可不就东方日给拿去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枫子,这玉镯值多少钱?”叶洛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本以为这只是普通的羊脂白玉,但玉镯上镌刻的花纹十分细腻,就做工与雕刻来说。是唐朝的东西,无价之宝!”林子枫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价之宝?那我不赚大了?”叶洛摸着下巴,他在考虑,自己究竟要不要把这玉镯送给苏知秋?这可是无价之宝啊……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聂小倩看了一眼叶洛手中的镯子,感觉有些怪异,却又说不出来。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吧?

    (本章完)